李晓:警惕疫情危机对宏观经济的重要冲击

2020-03-30 10:23:34 CIDA


为了深入解读数字货币对国内乃至全球宏观经济体系的影响,并对数字货币未来发展趋势进行合理展望、提出相应建议,3月27日数字资产研究院、横琴智慧金融研究院与零壹财经·零壹智库联合举办了《数字货币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与展望》线上闭门研讨会。


在此次研讨会上,横琴智慧金融研究院院长李晓指出,业已分裂的全球化在此次疫情危机中正在面临更大的考验。新冠病毒的高传染性使其一旦在全球扩散的时间持续过长,将会导致生产链、供应链中断,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冲击程度取决于全球疫情的扩散和蔓延能拖延多久。可以肯定的是,疫情及其导致的外部冲击将导致既有的全球治理体系发生重大调整。


更为重要的是,主要国家针对疫情及其冲击所采取的宏观经济政策几乎着眼于两个阶段,即抗疫、救市和复工、复产,而对可能出现的经济危机估计不足,因而必须高度重视第三个阶段的政策实施,并为此保留政策空间和余地。


以下为发言实录:


大家好,我今天将疫情冲击下世界经济形势作为咱们数字货币研究的宏观背景做些简要介绍。

    

描述现阶段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冲击,我觉得最恰当的说法莫过于“灰犀牛遇见黑天鹅”,这主要有三个层面的含义:

    

第一,在世界经济宏观层面,在经济增速不断下降或者说在缓慢衰退过程中突然遭遇到巨大的外部冲击。

    

第二,在世界经济的微观层面,也就是贸易和产业链在贸易保护主义浪潮中又遭遇到外生性的中断。需要注意的是,贸易保护主义不一定减少贸易量,主要影响应该是增加贸易成本或者出现更多的贸易转移,但此次疫情出现却了大规模的全球性交易中断。

    

第三,在国际政治或者国际关系层面,全球化正处于分裂当中,即主要大国关于什么是全球化的共识破裂了,在这个过程中又遭遇到疫情的冲击,使得全球化市场出现了可能碎片化发展的风险。



此次疫情的特点


    

以上三点的相互叠加效应后果会非常严重,首先是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有人根据人类历史上流行病的规律,预测最后会有50%到70%人口携带这种病毒,现在有好多的人是携带病毒而不发病的状态。总体来看,此次疫情的全球扩散有几个特点:

    

第一,它与2003年的SARS不同,病毒不但攻击人的呼吸系统,而且更有艾滋病破坏人体免疫力的特点,这是格外致命的、前所未有的新病毒。恐怕这个病毒完全消失需要相当长时间,也许我们人类要做好与这种病毒长期并存的思想准备。

    

第二,迄今为止没有特效药物。

    

第三,疫苗的研制与市场的开发推广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第四,在没有特效药和疫苗的同时,抗疫手段在全球范围内趋于同质化,国家间不论关系好坏都在全面禁止人员交往,主要国家国内的社区、市镇和州之间也进行了全面封锁,人员流动往来停止。

    

从目前高速增长的感染率来看,足以反映出它对世界经济的严重冲击和影响,考虑到欧美的生活方式和社会、政治体制等原因,一定会有很高的传染率出现。这种影响是没有国家地域差别的,高传染性一定会阻断各国的联系或者相当长时间阻断各国联系,导致生产链、供应链的中断。



本次危机与2008年危机的区别


   

短期内,疫情对欧美等主要经济体的冲击已经明显超过了2008年那次金融危机,但应注意到几点区别:

    

首先,从资本市场的反应来看,出现前所未有的动荡。美国股市从3月9日到18日10天以内四次触发熔断机制,并引发了全球十几个国家也触发了熔断机制。

    

其次,从救市措施来看,美联储的应对是前所未有,它所采取的超级量化宽松政策已经是无底线了。25日,美国参议院投票通过了数额高达2万亿美元的救助计划。准确地说,这些都反映出人们对这次冲击可能导致的危机或萧条的担忧是格外严重的。

    

最后,2008年金融危机是金融机构间的资金链出了问题,而此次是实体经济的停摆,实体经济停摆可以让欧美主要国家的经济陷入停顿,继而造成企业破产(债务危机)——信用危机——金融危机的连锁反应。



本次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



这几天我与世界经济学界的几位学者在不断地进行交流、探讨,我的总体看法是偏悲观的,这两三天的发展趋势似乎在证明我的判断。现在,美国绝大部分的民间机构都预测今年经济负增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5日已经表示今年世界经济可能将会负增长,而且幅度超过2008年;大部分学者和机构认为经济衰退已经成为事实了,并担心进入一个持续一年以上降幅达到40%-50%的大箫条。

    

但我觉得,经济研究者不能把话说的过于绝对,因为我们面临的是自然灾害的冲击,它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因此,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取决于全球疫情的扩散和蔓延能拖延多久,拖的越久影响越深刻。

    

总体上来看,可以将这次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归纳为三种可能:一是如果全球的疫情扩散在第二季度被控制住,全球经济增长将会在1%到2%之间;二是如果疫情扩展到第三季度,全球经济增长可能在1%以下,甚至为负数;三是如果疫情扩散是跨年度甚至更长时间的话,经济衰退无法避免。

    

疫情对世界经济造成冲击大致有以下三个主要渠道:

    

第一,全球贸易需求萎缩,这几天又出现了主要粮食出口国禁止粮食出口的消息,很可能引发全球粮食危机,还有全球订单的“退单潮”开始出现。要知道,疫情严重的国家几乎都是进口大国,欧美主要国家每年的货物进口额占到全球出口额的40%左右。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世界贸易就下降了15%-16%,这次可能更为严重。

    

第二,全球产业链的停摆,也就是产品即便生产出来也不得不放在仓库里,而且以散货贸易为主形成大量的退单。据世界银行统计,现在全球价值链贸易约占50%左右,所以这次疫情如果如此扩散下去的话,以中间产品为主的全球产业链将会受到巨大冲击和影响。

    

第三,对资本流动产生影响,投资者市场预期开始发生变化,几乎所有的产品价格都在下跌,石油、大宗商品、黄金等都在大跌,而同时美元却在升值,人们只要流动性而不要价值了,这是比较典型的危机特征,也一定会改变国际资本流动的方向和规模,而且将会发生许多短期的瞬间变化、波动,这一点值得我们密切关注。

    

此外,疫情将深刻地改变国际形势、国际关系和未来的国际格局,甚至会改变历史进程。倘若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随着时间推移日益严重的话,全球经济格局的巨大变化将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或许我们未来可以把世界经济发展分为“疫情前”“疫情后”两个重大的历史阶段。



未来全球治理的变化


    

经过此疫,未来10年全球的治理有可能出现三个变化:

    

一是既有的全球治理体系将遭到相当程度的破坏,出现全球化的碎片化,区域化治理机制将可能得到新的、更深程度的发展。

    

二是全球治理内容的广域化,不仅仅是经济治理,治理机制中将增加更多的公共卫生、社会管理、公共管理等一系列的内容。

    

三是跨国公司层面全球化的发展亦即全球产业链或价值链的重构进程将会加快。在这个过程中,那些基于市场竞争的、可替代性强的、较短的产业链特别容易受到冲击,也就是被转移甚至中断,而跨国公司内部贸易的转移可能比较难,而且未来跨国公司全球产业链恢复或者是投资活动,将会适合新的全球投资环境。也就是说,那些率先恢复生产的国家可能会获得更多的投资机会,同时包括大国关系在内的国际政治因素也将被跨国公司日益重视。或者说,跨国公司的全球产业链重构对投资环境稳定的需求将极大提升。

    

目前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冲击尚处在第一阶段,也就是救灾和救市的阶段,后面第二阶段主要是复工和复产。但问题在于,第一阶段的政府支出是没有生产性的,所以需要注意两个问题,一是只能缓解资金链的困难,不会对经济发生实质性刺激作用,二是可能会增加政府的财政负担。但最重要的问题在于,目前国内外的学者几乎都忽视可能会不可避免地面对的第三阶段,即反危机阶段。


实事求是地讲,现在我们对这个第三个阶段认识相当不足。一旦疫病全球扩散控制不力或时间过长,导致全球需求极大萎缩,就会形成更为严重的反向冲击,再加上疫病的“二次复发”等可能性危险,我们如何才能在政策制定与实施过程中不一次性把弹药打光,并着力于考虑应对第三个阶段的问题,无疑是十分必要的。



怎样认识这场危机?


    

此次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冲击是一个很典型的外生变量,表现在经济领域首先是导致股市等经济指标发生波动,出现暴跌。这一次美联储无限量级别的超级宽松目前看是非常有必要的,对缓解金融机构面对的冲击是很有必要,但是其后果、影响是什么,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美联储的现有措施值得我们思考的地方在于,美联储这次却如此大动干戈,可谓一竿子插到底,采取了激进的超级量化宽松政策,前所未有,到底是为什么?

    

我认为,这同近几十年来美国经济结构的高度金融化有着密切联系,无论是因国际油价暴跌所产生的页岩油公司的债券危机,还是长期以来上市公司用股票回购方式所形成的股价高企,都是美国经济高度金融化的后果。美联储就是要避免阻断企业到金融机构再到银行体系的风险传递过程。针对未来的反危机政策需要,美联储下一步还会做到什么?我觉得有可能采取ETF的方式,不包括购买企业债等方式,但需要说明的是,美联储实施负利率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这不利于美元资金的还流,影响美元的地位。

    

疫病在全球爆发和扩散的过程中,我们还需要思考一些问题。首先,就是世界人口的爆炸。按照现在的人口增速,大约到2035年左右地球人口就会达到100亿的人口,科学界的普遍观点认为,地球承担不了100亿规模的人口。再一个问题就是主要国家的债务水位不断提升,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所有危机不是生产过剩的危机,而是因为债务和金融系统出现问题所引发的金融危机,今天依旧是这个样子,靠放水、发货币的形式用新债压旧债。


今后,全球范围内尤其是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有没有尽头,会不会退出?都是未知数。零利率到底持续多久,负利率又到底持续多久,我们用以往的经验也许无法想象。再一点,在这次危机中主要国家之间的合作意识起码迄今为止表现不佳,本应借疫情而弥补相互分歧,但双方都没有抓住机会。希望刚刚结束的G20能够为未来的合作奠定一个良好开端。



疫情可能对数字货币发展的影响


    

最后,我简单说几句关于数字货币的问题。因为疫情发展及其可能对全球造成的冲击同样影响着数字货币的发展。总体来看,这场危机爆发后有两个影响需要重点考虑:

   

第一,疫情会导致世界性的社区、市镇、国家之间的相互隔离,使得我们现有的生活状态发生极大改变。在这个过程中,数字货币以及相关的区块链、通证技术、云、AI等等或许会对我们的生活形成积极影响。这些情况对数字货币的发展也许是比较有利的。


第二,这场危机过后,国际关系、国际格局以及国际货币体系可能会面临一个重大的调整。尤其重要的是, 2008年以后美联储的政策“退出”用了5年左右的时间,这次超级量化宽松是时候可以退出,会以什么样的形式退出?还有,美联储的超级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对美元地位的影响是什么?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都对数字货币发展的未来有影响,值得我们关注。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考虑,即数字货币是否会成为大国博弈的重要筹码?这需要我们高度关注这次危机过后国际格局的一些重大调整和变化。

 

总之,需要我们在对这些问题思考的基础上,探讨数字货币的未来发展及其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和作用。我就简单说到这里,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