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平:数字货币作用于经济生活的三个层次

2020-03-30 10:27:26 CIDA

为了深入解读数字货币对国内乃至全球宏观经济体系的影响,并对数字货币未来发展趋势进行合理展望、提出相应建议,3月27日,数字资产研究院、横琴智慧金融研究院与零壹财经·零壹智库联合举办了《数字货币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与展望》线上闭门研讨会。


中国人民大学何平教授发表主题演讲《数字货币作用于经济生活的三个层次》,从民间数字货币、机构的数字货币和央行数字货币三个层面探讨了数字货币对经济生活的影响。


何平指出,民间数字货币的活跃程度越大,对经济生活的渗透越大,但它不是代替主权货币的。机构的数字货币如果限定在作为法定经济活动之上的一种主权货币的符号化,将对经济发展带来正面影响。他还谈到,技术之上,经济因素和军事政治因素才是维持一种货币价值的重要条件。


以下为发言实



01
两个基本判断



在宏观经济和数字货币的关系上,前面两位老师说的比较深刻,我就单纯从数字货币角度谈谈我的一些想法,主要从三个层面来讲:一个是民间数字货币,一个是机构的数字货币,然后是央行数字货币。


首先说两个基本判断。第一个,数字货币对未来的宏观经济、人们的生活模式都会带来冲击,但是这三个层面的数字货币的关联是互补的,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如果是按照以前主权国家货币的定位和它所需要的制度规定性来看,只有央行发数字货币和原来的这些货币是在同一个层次上。央行数字货币是有可能替代以前传统货币形态的一种主权货币,但它的诞生是民间私人数字货币,民间私人数字货币就是以比特币为中心。


02
三种数字货币对经济生活的影响



首先谈民间数字货币,几千年货币演进的历史实际上是自由和垄断的博弈,理想的方向是自由的。单从几千年的历史来观察的话,自由面有多大,主要是在社区货币的形态上,它是社会对于这种交易行为的自律机制。这种数字货币的形态功能发挥的越充分,在民间数字货币的活跃程度越大,对经济生活的渗透越大,但它不是代替主权货币的。


比如说中国古代的铜钱时代,各个地方的铜钱大小,特别像明朝,这是完全不一样的,他形成了一个自律的机制,这些称得上数字货币时代在社区经济活跃的重要支撑。


第二个是机构数字货币,机构的数字货币核心是稳定性的问题,这种稳定性应该是在法定的经济活动之上的一种主权货币的符号化,如果限定到这个层次,我觉得有它的好处,因为有一些跨国活动通过经济活动的重新组织的形态,使得原来经济的活动方式效率提高。但是如果要打破原来的关系货币和一些规定性,超越了主权货币,那就有问题了。


第三个层面就是国际货币的重构问题。数字货币对我们现在的冲击,应该说它逻辑的层面是技术催生新的思想,然后推出新政策。从传统货币的体系来看,除了实体货币以外,其它的国际货币体系的支撑条件关键在于制度的协调。比方刚才李老师说在金融恐慌的时候,现在人们已经不要价值了,要美元。人们为什么要美元?我觉得还是制度支撑,因为美国在全球经济的支配力和对经济社会的干预能力,还有收拾这次危机的残局,人们认为可能美国的力量更大一点,可能有这么一种判断。


03
支撑货币价值的重要条件



美元本身是没有价值的,但是人们认可这样一种对国际经济治理能力的美国特殊地位,我觉得数字货币在形态上使得今后的国际经济模式可能更加重视制度的建设。比如我们说一个极端的,如果因为数字货币的原因,要出现大国的博弈,这种博弈结局的支配能力我认为仍然是科技支撑的经济上的定价权,然后就是对世界政治走向的干预能力。两个基本的条件一个是经济上,一个是军事和政治上的,这两点是维持一个货币的重要条件,而不仅仅是技术支撑的合约问题。


从数字货币的诞生来看,这三个层面都应该推进以改变经济的组合模式,而且给经济生活带来丰富性和多样性。比如说中小企业更活跃了,从业的模式也完全不一样,包括现在也已经融入到实体经济里面了。


04
疫情应对有助于理解数字货币



比如说这次疫情期间,人们的救助出现两个问题,这次疫情的情况我觉得对社会的组织模式,对于理解数字货币是重要的。第一点,我们围绕自己不得病,好像没有人来管我们的,我们自己管自己,这种自律机制就是数字货币在社区层面上的作用。


但是有一个问题,如果这种自律超越了一定界限,你本身有病毒,然后在街上乱跑,超过了限度也要有干预的问题,所以我想民间货币、机构货币组织这样一种主权货币是有界限划分的,是一种互补的模式。不能因为说主权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像比特币层面上的就不复存在了,实际上替代了以前那种生活形态,使得社区的生活更加丰富多样。


我就简单说这些,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