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小满金融李丰:从金融科技角度看数字货币路径和未来

2020-03-30 10:39:08 CIDA

为了深入解读数字货币对国内乃至全球宏观经济体系的影响,并对数字货币未来发展趋势进行合理展望、提出相应建议,3月27日数字资产研究院、横琴智慧金融研究院与零壹财经·零壹智库联合举办了《数字货币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与展望》线上闭门研讨会。


度小满金融区块链负责人李丰发表了主题为《金融科技角度看数字货币路径和未来》的演讲。李丰表示企业应关注主权数字货币的发展,它的信用背书模型是非常成熟的,并且有一些配套的监管措施,是短期的一个发展方向;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信用问题、用户规模问题、功能设置问题等限制了其发展,这类数字货币在完善自身功能的同时,同时还得主动给自己戴上“枷锁”,自身增加监管调节措施;商业机构发行的数字货币应该有自己非常明确的边界,只服务于相应的场景,不应该追求大而全,不应该追求价值的扩充。


此外,他认为未来的数字货币形态可能与现在的不同。未来,数字化资产本身就是一个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可以用它在虚拟网络上与其他有价值的东西进行交换,而不需要通过第三方的媒介来做转移。


以下为演讲全文:


大家好,前面各位嘉宾已经讲得非常好了,我今天也学习到很多东西,因为大部分嘉宾来自学术界,从经济学的角度分享了系统的看法、观点。我作为一个实践者,从实践和应用落地的角度分享一下我们对数字货币的一些观点和看法。


我们在思考一些东西的时候,可能不仅要思考它的理论支撑,可能还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落地实践效果,发展的过程中会面临哪些困难,然后要采取一个怎么样的路径,实施的成本又是怎样的。所有的问题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答之后,我们才能够肯定这个东西是有价值的,才会真正地推进它去落地。所以我今天主要从金融科技的角度,分享一下对数字货币未来的路径和发展前景的一些看法。


一、企业发展应最先关注主权数字货币


第一,我们认为当前主权发行的数字货币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实施路径,也就是我们看到的央行数字货币。这其实很类似我们看到区块链的落地路径,很多人认为是公有链,因为它模型确实非常完美。但是从落地的角度可以看到,至少目前已经非常清晰地表明,利用联盟链这种简化的区块链方案做一些流程或者数据的治理,是当前或者是接下来两到三年内一个非常主流的趋势。但这并不表示主流的公有链方式不可行,只是说它未来的发展还需要时间等待。


第二,同理,我们认为当前的主权数字货币,应该是企业最先关注的。主权数字货币是久经考验的,说白了,它是一个货币的数字化,而不是创造一种全新的货币,所以它有主权的信用背书模型,是非常成熟的,也有一些配套的监管措施,包括数字货币的发行机制、流通机制都是可以从现有的一套体系中进行借鉴的。


第三,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对中国也是非常好的发展契机,是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契机。


二、现有数字货币的问题及未来的发展方向


既然我们觉得主权数字货币短期内可能是一个发展方向,但现有的数字货币,包括比特币、以太币等又存在哪些问题呢?


第一点,就是它的价值支撑问题。主权数字货币有国家主权信用在背书,所以它能够保证一定的稳定性。但是比特币等数字货币靠信仰背书,或者靠广大用户背书,而且相比全球人口或者是国家的人口来说,这些数字货币的用户数量并不多。


第二点,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参与者、使用者规模并不是很大,导致这类数字货币的稳定性和不确定性的增加,进而限定了它的一些应用。因此,对现有数字货币而言,如果想增加类似货币的职能,必须要提升其信仰的广度、参与度,即提升自身的容错性。只有达到一个很高的容错性,趋于稳定之后,然后才能发挥价值,才能更好地获得大家的认可。


第三点,我们认为现有的数字货币的功能非常简单。我们看到不管是比特币、以太币,还是其他的数字货币,它只通过计算机编程来实现了一些基础功能,包括数字货币的发行、表达以及数字货币的转移。货币的其他职能是不具备的,这其实是不够的。现有的一些经验已经表明,要建立一套完整稳定的基础设施,然后再在这些基础设施上实现一些很好的服务的话,仅依靠基础的数字货币的表达、数字货币的发行、数字货币转移等这些基础功能是不能实现的,还需扩大编程实现一些其他功能。


但我们认为这些额外的功能,包括针对数字货币的一些监管、调控与干预措施,其实都应该通过原生的编程来表达,这样才能实现一个更加完善的配套的服务。只有当这些成熟之后,数字货币的应用才会更加广泛。也就是说数字货币本身需要完善自己的功能,同时还得主动给自己戴上“枷锁”,即必须主动地给自己加上一些监管调节措施。


第四点,在特定场景下,为什么会出现商业机构发行数字货币呢?这其实是因为它的下沉性和适应性。因为在特定的场景下,不同的数字货币会发挥不同的作用,而一个非常广义的、不带业务属性的东西,其实是很难促进业务发展的。比如现在的一些游戏的积分其实是非常契合游戏的一些场景的,所以它能很好的流通,然后在游戏的生态里发生价值。


如果数字货币不带业务属性,其实也很难实现发展。所以在商业机构基于商业场景发行数字货币是必然会出现的。但是这里会有一个问题,很多时候大家都想从商业角度作为一个切入口,把它推而广之,其实这是非常危险的。商业机构发行的数字货币应该由自己非常明确的边界,应该只服务于相应的场景,不应该追求大而全,不应该追求价值的一个扩充。然后,通过场景与场景相互之间的打通机制,不管是通过中央机构也好,还是通过其他方式也好,这样可能才会使商业机构的发展得到更好的支持。


第五点,我们认为未来的数字货币形态,可能跟现有的我们理解的并不相同的。比如说,现在我们大家讨论的数字货币就是比特币、以太币这种非常通用的,不带业务属性的一种数字货币,然后所有的数字化资产可以通过它来做价值度量。未来数字世界反而会有一种类似于返璞归真的心态,可能就是一种以物易物,或者说物物转移。


未来的数字化资产本身就是一个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可以用这个有价值的东西在虚拟网络上与其他有价值的东西进行交换,而不需要通过第三方的媒介来做转移。也就是说有价值的东西只要是唯一的,它就可以转移,不需要通过第三方的尺度来做衡量。这可能是未来的一种更加普遍的,相比我们现在理解的基于传统的这种数字网络的一种形态的转移。


三、度小满金融在数字货币上的关注方向


最后,我再介绍一下度小满金融在相关方面的一些工作,首先是关于央行数字货币,我们也在积极地关注。央行数字货币对金融业务的一个主要影响,还是涉及到现有的支付系统的改造。因为它的形态确实不一样,现有的支付系统需要支持新型的数字化货币,这是我们主要关注的方向。


另一个,一些基于Token或者商业Token的实验,其实我们一直在做,但是限定在我们的一些自有的业务,包括内部系统业务验证的能力,验证我们有没有保证这种Token转移的能力、价值传递的能力、安全能力等等。但是我们认为目前整体还不算很成熟,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这种才会真正发展起来。


我这里就简单分享我们从实践者的角度的一些观点和思考,谢谢主持人。